A time traveller’s husband.

前任发短信来:“我有事情要问,方便么?”

我回:“现在可以,或者两小时之后。”

于是聊了一个半小时。感觉这样聊天挺好的,像是好朋友。他有问题问,我回答。他若聊别的,有意思的话题我就聊聊;没意思的话题,我也没有义务去接茬。就像上次他打电话问外币兑换,正事说完他又来了一句,我还有十几万伊朗里亚尔,拿到银行去换不知道行不行。以我对他的了解,我知道他又在卖弄稀奇,也就没有接茬。他没想到我会没有反应,顿了一下,才又低声接着解释说,其实十几万里亚尔十几块人民币。

是啊,换了以前,虽然我不喜欢他的卖弄——因为卖弄总是近于浅薄的——也会故作惊诧地接茬:“哦,这么多啊。”

现在反省,觉得自己以前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,就是在和将来的他恋爱。他的浮躁、卖弄、刻薄和自恋,我是不喜欢甚至于有些厌烦的。但是,我也浮躁、卖弄、刻薄和自恋过。我凭借自身经验,以为那不过是大男孩到大男人的一个必经阶段。所以他刻薄,我会默默忍受;他卖弄,我会曲意逢迎。

我以为那些都是为了将来而必须接受的小龌龊,以为不在乎一个人的过往,也就可以不在乎一个人的现在,只要有将来。

这是不对的,感情就是当下的事情。我以为的付出和忍受,对他又何尝不是一种欺骗?

因为我喜欢的他不完全在当下,有部分在未来。

看过一本小说《The Time Traveller’s Wife》。Henry患上了时空无序症,受到声光刺激就会跳跃到另一个时间(大部分时候是过去)和另一个地点。从36岁开始,在跳回到过去的过程中,他认识了自己未来的妻子,陪伴她从6岁,成长到18岁。等Clare20岁的时候,她遇到了28岁的Henry。那时候的Henry是一个浪子,一个没长大的小孩,酗酒、随便、心神都是散着的。不光朋友,连陌生人都警告Clare离Henry远点。但是Clare不担心不害怕,帮着Henry一点一点把自己收拾成人样。因为她从小就认识那个成熟的Henry,所以她不知道Henry的过去和现在,但是无比熟悉Henry的将来。

和Clare不同,我们的另一半都不是时间旅行者,我们也无法预知另一半的将来,然而我们要做的事情却是一样的。那就是和某个人一起,在当下(here and now),完成应该完成的蜕变。或者,反省犯过的错,去寻找未来的另一个人。

Leave a Reply

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
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  

  

  

web
analytics Map